其实我眉间的三寸清秀笑尽了千年的温柔其实我指尖的断弦残血抚远了青山的忧愁其实我衣角的烁烁流风谱圆了宋词元曲其实我脚下的山路十八弯在这头     也在那头其实我或深或浅的脚印刻下了拐角刻下了等侯刻下了街亭模糊的停留其实我你
  • 副刊
  • 2019-07-11
  • 83748
  •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